返回顶部

北京清华长庚医院成功完成一例高难度婴儿肝移植手术

来源:通讯员 王思扬 汤睿/ 保健时报 2018年2月2日

近日,清华大学附属北京清华长庚医院为一名病情疑难复杂的女婴实施了亲体肝移植手术,捐肝者是她的父亲。目前患儿恢复情况良好。

图为董家鸿院士(左三)、陈肇隆院士(左四)带领医师团队查房

5个月大的豆豆(化名)来自东北,出生后1周出现皮肤黄染,大便颜色变浅,尿色加深等症状。经腹腔镜胆道探查,确诊为胆道闭锁。慕名来京,请中国工程院院士、北京清华长庚医院执行院长董家鸿为孩子实施肝脏移植手术。

豆豆发育一直比较迟缓,出生后5个月体重只有5.4 kg,入院时病情已经十分危重,存在凝血功能差、贫血、肺部感染等,各项指标严重异常已达肝衰水平。肝移植团队、儿科、重症医学科联合会诊,为豆豆进行了输血、抗感染、肺部物理治疗等,悉心调理之下,豆豆的身体状况有所改善。

豆豆的父亲决心为女儿捐肝,可他却查出有脂肪肝。为了避免瘦小的豆豆妈妈承受捐肝手术的创伤,为了自己能达到肝移植的标准,这位伟大的父亲坚持每天“暴走”锻炼,一个月之内减重逾十斤,肝脏脂肪变性的指标得到了明显改善,移植团队着手对他的肝脏进行全面影像评估。

新的问题来了——减重之后,父亲的肝脏仍然偏大,体积占比最小的左肝的厚度仍然超过了豆豆腹腔的深度。若原样植入豆豆体内,小婴儿的身体难以支撑巨大肝脏的运转,甚至连腹腔也无法合拢。因此切取的肝脏如何恰到好处地与女儿豆豆的身体匹配并正常运转,成为了手术的关键点。

董家鸿院士与台湾高雄长庚医院名誉院长陈肇隆院士,带领两岸肝脏移植专家团队,经过术前精细的分析和计算,最终从豆豆爸爸肝脏左外叶切下约440g肝脏,削减了110g后,将剩余的健康肝脏植入豆豆体内。陈肇隆院长称其为“削足适履”。

图为两位院士联手进行肝脏的“二次修剪”

二次修剪就意味着肝脏表面的创面更大,手术后的出血、胆瘘、肝功能异常的风险更高。为了保证精准的辨认解剖学结构,并且保证肝脏组织的活力,必须在父亲的体内进行原位削减术。将发往预计保留的肝脏的各条纤细管道,与需要减除的管道结构一一清晰辨别出来,然后截断弃用部分的管道,沿着保留肝脏区域的边缘一点点地仔细剥离。“切取肝脏时必须确保解剖学上的管道完整,取出之后需要尽快植入患儿体内,因此对肝脏进行修整既要既精准,又要快速。”北京清华长庚医院肝胆外科副主任医师卢倩表示。在精准肝切除技术的支持下,修剪工作高效完成,植入宝宝体内的肝脏大小恰到好处,管道结构精确吻合。

手术持续了大约12个小时。但因豆豆体质仍然较弱,肺部有炎症,术后无法短期拔除气管插管。更为糟糕的是,敏感脆弱的婴儿躯体,在经受了如此大创伤的手术后,出现了消化道穿孔、腹腔感染等并发症,护理人员及时发现,两位院士果断决策进行了第二次手术,探查病变位置时发现,穿孔位置并非移植手术的胆管及肠道吻合处,而是位于更深远处的回肠壁,术中紧急会诊清华长庚医院胃肠外科主任李元新,李主任和卢倩医师为患儿实施了穿孔修补术,并且安放了专门防治肠瘘的引流冲洗装置。

术后两岸的移植团队、重症医学科、胃肠外科、护理部,以及超声科、儿科等相关科室每天都会积极沟通,一方面确保修复的肠道安全恢复,另一方面实现免疫调节的精准平衡,即既保持足够的抗排斥药物保护肝脏,又避免过度免疫抑制诱发感染加重。 

由于两次手术,身体状况孱弱,术后豆豆气管插管时间很长。但在精心呵护之下,小宝宝的体力和肺功能也日渐恢复,终于在麻醉科、ICU、肝胆外科医师共同努力和见证下拔除了气管插管,恢复自主呼吸。虽几经波折,小宝宝却日渐强壮,肠道功能慢慢恢复,开始进食奶水,并且食量越来越多,瘦削的脸蛋逐渐胖乎起来。现在,小宝宝已经转出重症监护室回到普通病房进行康复治疗,很快就可以回到家里度过人生第一个春节了!

21.5K

主管:国家卫生健康委员会主办:中华预防医学会

全媒体运营:《中国学术期刊(光盘版)》电子杂志社有限公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