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顶部
内、外、妇、儿、伤……“十三科一理贯之”

石氏伤科:被列为国家级非遗的骨伤科

来源:吴兴人/ 保健时报 2017年11月28日

提起“石氏伤科”,上海人尤其是老上海人基本无人不知。这是一个享誉上海乃至华东的骨伤科大系,至今有着130 多年的历史,目前已被列入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名录。而今,年过古稀的上海中医药大学附属曙光医院骨伤科主任医师石印玉教授,是石氏伤科的第四代传承人之一。

过去患者以体力劳动者居多,现在以脑力劳动者居多。同样是骨伤,但两个人群体质不同,选取的药材也就不一样。这就是中医所讲的辨体施治。

石氏伤科,顾名思义,就是以治疗骨科等外伤为主。以往骨伤科就诊患者多为体力劳动者,由劳动损伤、感受风寒湿邪交杂而得病。因此,医生多用红花、川续断等活血药材和羌活、独活等祛风药材。而今,患者多为办公室人员,表现为持续保持某个体位,又缺少运动锻炼造成的筋骨劳损,与过去的患者不同。

“如今的患者,因工作紧张、心绪操劳,故一方面劳损瘀阻,日久而郁,瘀郁而化热;另一方面,生活工作压力易致内火偏旺。一般表现为,卧床休息后早晨起床时疼痛最重,活动后减轻。医生体检时有浅表、广泛、敏锐的压痛。再加上有口干欲饮、饮而不多、尿色偏深、大便干结等表现,所以内服的药物以清热养阴为主。这和以往是不同的。”石印玉说。

“所以我总强调,过去中医骨伤科以治急伤为主,现在则以养慢病为主;过去患者以体力劳动者居多,现在以脑力劳动者居多。在疾病谱和患者总体体质发生重大变化的当下,传承重在理念。要以石氏伤科的‘整体观’‘筋骨并重’的理念来指导治疗现代疾病,用传统理念和现代手段来找到大家信服的工具。”

石氏伤科一直有内、外、妇、儿、伤、眼、鼻喉、针、推等“十三科一理贯之”的传统。石印玉认为,只有顾及全身,骨伤病才会有更好的疗效;并且治骨伤病也追求一箭多雕,让其他病情也有缓解。

石印玉所在的骨伤科曾对前来就诊的患者做过一个不完全的调查,其中80.15%的患者都有一种或一种以上的其他科疾病,主要是高血压、冠心病、胃病等。因此,石印玉认为,骨伤科医师诊病的视野要广及全身,而不仅仅局限于骨伤病,治疗方案也要从各科的经验中借鉴。“在给患者治好骨伤的同时,让其他病情也有相应的缓解,一箭多雕不是更好吗?”

臀部摔伤,“尾巴骨”剧痛无比,检查后居然发现没有骨折!石印玉通过“肛门指诊”,按摩深部肌肉,患者剧痛瞬间消失。治颈椎病时,他常嘱咐患者睡觉前脖子后边垫个毛巾卷,既保证功能恢复,又保证美观。

门诊中,很多患者是抱着“最好不开刀”的希望而来的——断骨不愈合的患者希望不要植骨,骨折对位不良的患者希望不要打开重新接,强直性脊柱炎患者希望不要做松解术……石印玉认为,给患者带来创伤和痛苦的手术尤其是风险性手术,是必须为之才走出的慎重一步。

不开刀,可以手法治疗,但需要医者技艺超群。曾经有一位患者臀部摔伤了,骶尾骨痛不可触,无法坐立,而检查后发现居然没骨折!“没骨折”三个字似乎让患者松了口气,但是又一想,既然没骨折,怎么还那么痛呢?到底该怎么办?

石印玉说:“里面还要查一查。”于是他为患者做了“肛门指诊”。实际上,这就是一种手法治疗,目的是按摩受伤后痉挛的深部肌肉。没想到患者通过这一“肛门指诊”,剧痛立刻缓解了。

中医骨伤科治病,一看功能,二看美观。对颈椎病患者,石印玉会嘱咐他睡觉前用毛巾做个毛巾卷,垫在颈项后面,每天坚持15分钟。这其实也是一种外治法,帮助患者恢复正常的颈部生理曲线,一是恢复功能,二是不留下伤病痕迹,保证美观。

(图中患者手腕上贴的是复方紫荆消伤膏,这种膏药是由石氏伤科的祖传外敷剂三色敷药发展而来。其对骨折复位之后以及筋伤初期,能起到活血化瘀、凉血清热、消肿止痛的作用。)

从“胡”“番”之类的字眼在中药名称里出现,到阿司匹林与石膏汤的组合、骨折复位从功能复位改变为影像学解剖复位的转变,再到“西医应急、中医康复”形成共识,这都是中医骨科吸纳海外医药学的表现。把气血假说转化为科学理论是下一个发展方向。

35 岁的刘先生拄着双拐进入诊室,自述右胫骨骨折内固定手术后6 个月,“半年多骨头一点没长,急死了。”他带来的影像资料显示,断骨间几乎没有新骨形成,确实无愈合证据。外院建议刘先生接受植骨手术。

经仔细检查,石印玉认为刘先生的断骨不愈合,跟他手术后没有早期康复锻炼密切相关。

刘先生说:“是有医生叫我多走多锻炼,但也有医生说骨头没长好不能动。我不知道听谁的好,现在骨头全靠钢板撑着……”石印玉解释说,过去伤科医生接骨后,只能用小夹板做外固定,当然要嘱咐患者制动,以免导致剧痛和接合的断骨错位;但过不了多久就要引导患者做康复操。而现在使用钢板、钢钉内固定,如此强有力的支撑,怕什么?

“我是在国外摔伤做的手术,术后第3 天医生就叫我下地走路。唉,我要是回国后能坚持就好了。”刘先生说完就站起来试着来回走动,仿佛要把过去半年的时间补回来。

刘先生这样的患者并非个例。石印玉说:“虽然国内的骨折手术和器材都已和国际接轨,但有些医生的观念却跟不上,西方的方法没运用,中医的理念也丢了。”

主动接纳融入现代医学的成就是包括石氏伤科在内的海派中医的显著特点。用石印玉的话说:“海派中医是中医流派里最带洋味儿的。”而且传统上以“胡”“番”开头的中药名称就是中医吸纳海外医药学的表现。近现代以来,阿司匹林与石膏汤的组合、骨折复位从功能复位改变为影像学解剖复位,都是中西医相互借鉴的表现。石印玉认为,筋骨疾病的急性期疼痛用西药解痛见效快,而之后功能康复可以扬中医药之长。

“骨折带来的痛苦,中医学将之归结为‘骨错缝,筋出槽’以致气血痹阻不通,不通则痛,即呈现症状。待气血顺畅贯通,筋骨复归其槽,症状即消失,临床痊愈。如何用现代科学方法使这一观点具象化,这是让气血假说转化为科学理论的重点。”石印玉道出了石氏骨伤科的下一个发展方向。

链接

做做仰脖操,能防颈椎病

石印玉介绍说:“颈椎病的发病人群越来越年轻化,很多都是用电脑过度导致的,或者是‘葛优躺’等不良姿势导致头颈和腰部过曲,长此以往导致了颈椎病。预防颈椎病首先要改掉长时间保持一个姿势的习惯。其次,经常坐办公室人群可以做做这个运动:用双手支撑椅子站直,头往后仰,每隔1 小时就做上3 分钟,这样能缓解长期久坐对颈椎的压迫。”(上海中医药大学附属曙光医院)

石印玉

上海中医药大学附属曙光医院骨伤科主任医师

擅长

运用中医药理论和技术诊治各种骨伤疾病

出诊时间

周五上午

 

21.5K

主管:国家卫生和计划生育委员会主办:中华预防医学会

全媒体运营:《中国学术期刊(光盘版)》电子杂志社有限公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