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顶部
记“中医正骨疗法·石氏伤科疗法”非遗传承人施杞——

“95%颈椎病患者都可用中医药取得疗效”

来源:保健时报记者 楚超/ 保健时报 2017年9月7日

石氏伤科疗法是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中医正骨法的组成部分之一,在上海及江浙一带有口皆碑。石氏伤科疗法第四代传承人、上海中医药大学附属龙华医院骨伤科主任医师施杞教授从医50 多年,为15 万余名有颈椎、腰椎问题的患者解除了痛苦。用施杞的话来说就是:“ 我就希望看着大家都能‘挺起腰杆做人’。”

打破“活不过仨月”死亡魔咒

“10 年前,我的右手突然发麻,后来严重到时不常两腿发软,站都站不了,有一次扑通一声跪倒在地。发病1 年间,我辗转了全上海10 多家医院,但情况越来越严重,最后几乎瘫痪了,脖子以下没了知觉,而且腿抖得厉害。有个大夫跟我家人交代情况时被我听到了,他说我活不过3 个月……”一位曾经找施杞看过病的退休工人回忆道。

“在我发病的第二年,也就是2008 年,家人把我推到了施大夫这儿。他看我岁数大了,检查的时候手特别轻柔,说我是脊椎的事儿,先用他的药试试看。后来,他给我开了药,让我每两周来复查一次,并调方子。没想到,不到1 年半,我的腿就不抖了;接着又过了几个月,我胸部、腹部逐渐恢复了知觉,这时候我感觉自己有救了,真的有救了!2009 年6 月,我能下地行走了。现在去公园锻炼,扎马步不在话下。对比施大夫的手法,我才感觉那个什么‘活不过仨月’的说法纯属不负责任。”

后背钻心疼,用4 个月中药竟好了

一位来自江苏南通的患者,一年夏天,后背上部突然钻心地疼,但是不持续,只是偶尔疼一下,可就是这个“偶尔”,经常搞突然袭击。“ 做完饭的时候,我手里端着菜往屋里走,这时候后背突然疼了一下,串得俩胳膊、俩手突然就都没劲儿了,手里的菜‘ 啪’的一声扣在我脚面上了。家里人赶紧用凉水给我的脚降温,基本没什么大碍。起先我走路不受影响,可后来就不行了,后背疼得越来越频繁,走路时连带着大腿根和臀部也疼。我经常睡到半夜被疼醒,勉强动一下,就感觉浑身都要散架了似的。

“ 后来在别的医院被确诊为强直性脊柱炎,吃了一个月的药感觉还可以,但之后的疗效似乎就原地踏步了,而且药物的副作用也开始明显了起来。出于这两个原因,我经别人介绍,来上海找到了施大夫,吃了他开的中药1 个月后就有了明显好转,然后又继续服用了3 个月,停药后没再有明显的不舒服。”

用岐黄术抚平片子发现不了的痛

“10 多年前的一天,睡觉起来,我感觉左肩膀被颈椎吊住了,疼痛、麻木、不能动弹。1 个月后我开始头晕,四处求医无效。就这么凑合了五六年之后,我的右腿开始一瘸一拐的了。2010 年,我在上海某个三甲医院做了手术,但术后两个星期,我整个身体开始倾斜,左高右低,失去了平衡。更让我无语的是,我两次复查,一切指标都正常,照片子看,两个人工椎间盘、钢板、钢钉的位置都很好,脊髓完全不受压迫了,可就是莫名其妙地不舒服,而且还越来越严重。到后来,我的左侧颈部和上背部就像是锈死了,胸闷、心悸、盗汗、夜间难以入睡。”一位患者回忆道。

这位患者后来挂了施杞的特需门诊。施杞凭借多年临床经验对她说:“你这个病没关系,有个老太太跟你一样,看了一段时间就好了。”

说来也真的很神奇,服用中药3 个月后,症状明显好转,用患者的话说就是:“感觉浑身的韧带都在松绑,肌肉不再紧绷着了。”经过10 多次复诊和治疗,停药后,患者恢复了正常的工作。

只有5%的脊椎病需要手术

据统计,脊柱与骨退变性疾病如颈椎病、腰椎间盘突出症、腰椎管狭窄症、骨质疏松症和骨关节病等,在现代人中间的发病率超过25%,年过50 岁患有两种以上骨病的人超过50% 。这些疾病正日益成为严重的公共卫生问题。施杞教授凭借多年临床经验及个人擅长,把矛头对准了这些问题。

“老爸有腰间盘突出,压迫神经,晚上疼得睡不着觉,用过很多药,也试过针灸、艾灸,就是不管用,根本没好转。有几位大夫建议手术治疗,老爸怕手术做不好伤到神经,所以不太愿意接受。后来到龙华找施大夫,吃了5 个月的中药,老爸完全不疼了,跟正常人一样。”这是一位老患者的儿子对施杞教授医术的评价。

俗话讲“一个女婿半个儿”,一位患者的女婿也回忆起了他陪老岳母看病的经历:“我丈母娘有颈椎病,一直头晕、呕吐,不能自理。去过上海两个大医院,俩专家都说要手术治疗。我怕老太太承受不了。碰巧在一档电视节目里看到了龙华医院的施大夫,我们就找来了。施大夫一看就说:‘不能手术治疗,就算手术也不能痊愈。’之后,老太太喝了两个月的中药,好了!至今没有发过病,太神奇了!”

像这样的例子不胜枚举。5年前,一位不到40 岁的患者,曾经突然感到左胳膊和颈肩部疼痛、手麻,并且逐渐加重。发病4 个月后,疼痛到了寝食难安的地步,服用镇静药才能入睡,几个月间瘦了15 斤。经几家大医院检查,患者为颈部椎间盘突出,治疗手段只有动手术,而且是动大手术——要拿掉颈部第五、第六椎间盘,置换为人工椎间盘。而且术后颈椎转动的角度不会超过150 度。然而就在服用了施杞开的汤剂1 个月后,患者的疼痛开始减轻,后来又进行推拿和牵引,4 个月之后,不适感基本消除,晚上终于可以睡个踏实觉了!

对于5 年前的这个病例,施杞记忆犹新:“这个病例,我们重在益气活血、消除炎症、修复功能,而不仅仅局限于消除突出物压迫。我们的目标是改善椎间盘微循环,增加椎间盘营养供应,抑制局部炎症反应,减轻软骨钙化,促使受损的神经、脊髓、血管、韧带、小关节恢复功能。”

对于这么多在其他同行看来必须手术,而在施杞看来不用手术就能治好的脊椎问题,施杞坦言:“我是不排斥手术的。但在我看来,95%的颈椎病患者都可以用中医药的方法取得疗效,只有5%已严重压迫脊髓、濒临瘫痪的患者,为了抢时间,必须施行手术。手术之后,再用中医药进行围手术期治疗,可以缩短疗程,提高手术疗效。”

21.5K

主管:国家卫生健康委员会主办:中华预防医学会

全媒体运营:《中国学术期刊(光盘版)》电子杂志社有限公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