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顶部

一张白癜风药方的打磨之路

来源:/ 保健时报 2017年6月20日

对于医生来说,研究病是在治病的当间儿见缝插针进行的。这个“缝儿”越大,可供研究的时间也就越多。首都医科大学附属北京中医医院皮肤科专家陈可平当初开始专注于白癜风的研究,就是逮的这个空儿。结果,她一从这个空儿钻进去,就成了这个领域的大拿。

而陈可平的成长,要从她修改白癜风药方说起。“那时候我还年轻,患者也很少,一个月也就看一两个。没有自己的方子,只是用京城名医赵炳南老师的白驳丸。”陈可平说:“治病这个活儿,拿来主义自然很清闲,但后果很严重。虽说白驳丸有点疗效,但有时效果不明显。”

穷则思变。既然效果不明显,就必须想办法出新方、创新药。“治疗白癜风不能一直用白驳丸,得开汤药。但开汤药的思路还是以白驳丸为基础。其实,赵炳南老师的方子的精髓是调和气血,我当初就从这个角度上开始延伸。成人得这个病比较多,所以从舒肝、补肾着手。补肾的药最开始是以茯苓、首乌、二地、旱莲草这几个药为主,舒肝的药是香附、郁金、柴胡,补骨脂、白芷是吸光的。然后加防风固表,黑芝麻补肾、增黑,生杜仲、续断、桑白皮引经。我的第一版新方子基本是这样组成的。”

打磨一张方子好比十年磨一剑。随着时间的延长,病例越来越多,陈可平又有了新的感悟:“比如,有一些药在临床上可能增白的作用多一些,所以把茯苓变成黄精。因为,黄精能补肾填精。一般来说,白癜风有气血亏虚,气血不调和,外边有邪气入侵,所以就用了补肾的药比较多。再比如,以前皮肤科名家张志礼教授治疗红斑狼疮用草河车、白花蛇舌草。我也把草河车加在里面,这是因为它有调节免疫的作用。但用了白花蛇舌草之后,感觉它偏温,所以就不用了。老方子里边原有的一些药材也被淘汰了。”

中医治病更注重外观和功能。具体说,治疗白癜风,就是要让过白的皮肤部位黑下去,过黑的皮肤部位白起来,最后色泽一致,恢复美观。“为了达到这一点,我往里加了首乌藤、桑葚等,因为桑葚、旱莲草有增白的作用。然后把旱莲草、桑葚取消了,加了金银藤。因为金银藤既有清热解毒的作用,又有增黑的作用。”

一张方子的打磨是坎坷的,陈可平也有过教训:“修改方子,一是看患者服药之后的皮肤外观,二是看舌苔、脉象。比如,有位患者很焦虑,舌红绛,我就加了薄荷。但一周后患者就找来了,说明显有新起的白癜风出现。这足以证明薄荷有明显增白的作用,在这个方子里是禁忌的。”

对于现用的基本处方(基本处方只是主线,具体方子因人而异),陈可平介绍说:“这个方子一般是服药后1~3 个月开始见效。但是吃到3 个月,还是长新的白癜风,就务必前来复诊,调方子。还要说明的是,得病时间越短好得越快,得病时间越长好得越慢。再一个就是部位很重要,长在背部的比长在前面的好得快,长在上边的比长在下边的好得快。比如,脑门、脸颊好得快,发际、口腔部位好得慢,耳后好得更慢些。目前一般认为,白癜风有三大诱因:焦虑、维生素C 摄入过量以及电磁污染。”

一张基本处方的不断打磨,用陈可平的话说,就好比画素描时用铅笔徒手画圆,刚开始起笔肯定要轻轻地虚着来,一点点探着往前走,一笔笔地修正,最后趋近于完美。(首都医科大学附属北京中医医院)

21.5K

主管:国家卫生和计划生育委员会主办:中华预防医学会

全媒体运营:《中国学术期刊(光盘版)》电子杂志社有限公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