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顶部
卫生健康事业发展70年巡礼

实践是攻克未知的“金钥匙”——记我国著名流行病学家魏承毓

来源:保健时报记者 董超/ 保健时报 2019年9月18日

魏承毓,我国著名流行病学家,北京大学医学部公共卫生学院教授。新中国成立初期,全国卫生力量薄弱,党和政府针对危害人民最大的传染病开展大规模群众运动,而魏承毓在跟众多传染病打交道中,心血花费最多的就是霍乱。

霍乱是由霍乱弧菌引起的急性肠道传染病。在我国《传染病防治法》中,霍乱编号为“02”,是按规定必须实施“强制管理”的两个“甲类传染病”之一。

初秋的8 月,天气没有一丝凉意,蝉鸣声依旧此起彼伏。按照约定的时间,记者敲开了魏老家的门。

初见魏老,让人印象最深的是他眼中的果敢、脸上的坚毅,还有满身的朴实。轻抬双脚迈入家门,有种重回上世纪五六十年代的感觉。魏老的家非常简朴,屋子的布局还是当年分配给他时的样子,家具也都是当年的流行款。唯一能看出来与时俱进的,就是满屋子的藏书,这些书籍除了有历史珍贵材料还有最新的前沿科技。正所谓活到老,学到老,我想,这就是老一辈学者对科学知识孜孜以求的常态吧。简短的寒暄之后,魏老便开始讲述他与霍乱的故事。

入行:“组织上安排我去哪我就去哪”

历史总有很多相似的片段。和那个时代的很多人一样,魏承毓“ 入行”从事流行病学也是听组织安排的结果。

1947 年,19 岁的魏承毓离开家乡甘肃甘谷县,考入北京大学医疗系。新中国成立之初,传染病防控事业十分紧迫,出于事业的需要,1954 年毕业时,他毅然服从组织决定,调离内科,投入到并不熟悉的流行病学中,跟随来华的苏联专家研究流行病学。两年后,中苏关系恶化,苏联专家离开后,他便全身心地投入到了流行病学教研工作中。

1961 年7 月,广东沿海多个地区发生霍乱,为防治疫情,稳定民心,原卫生部决定组织工作组深入现场指导防治事宜,魏承毓就是其中一员。魏老说,新中国成立前的130 年间,我国曾先后6 次发生霍乱大流行。然而新中国成立后的12年间,国内没有发生过霍乱疫情,相关防疫工作放松了警惕,甚至在当时的教科书上都找不到关于霍乱的介绍。所以,魏承毓只好在临去广东前,找到一些参考书查询到了霍乱的临床特点,根据所了解的一点知识就去了广东开展消灭霍乱的工作。

面对未知的专业,未知的内容,魏承毓并未推辞,而是为了祖国防疫事业的需要,坚定地投入其中。

足迹:“凡是发生霍乱的地方我都去过”

在广东防治霍乱时,魏承毓每天都穿梭在田野荷塘间进行调研。一个多月后,霍乱疫情蔓延到海南,他又去了海南。随后,他陆续去了浙江、广西、天津、新疆等地进行疫情调查与处理。“ 凡是发生霍乱的地方我都去过。”魏承毓说,除了青海和西藏当时没有发生霍乱外,其他地区哪怕发生个别病例都去过。

那时候,魏承毓几乎就成了原卫生部研究霍乱的专职人员,每年的5~10 月,他都要随时待命。原卫生部一个电话打来,他就要立刻赶往现场。

在魏承毓的记忆中,有两次防治霍乱历时最长。一次是1961 年在海南,从8 月开始一直到12 月才回来;另一次是1964 年在新疆巴楚县,也是8 月开始到12 月结束。回到北京后就召开了全国霍乱汇报会,成立了霍乱专家委员会,指导全国的霍乱工作。

科研:“我坚信实践是检验真理的唯一标准”

当时的防疫工作需要扎根基层,生活条件极其艰辛。魏承毓不惧条件的艰苦、资料的匮乏,总是深入疫情一线开展工作。“ 当时就是通过反复的实践、推敲,从实践到理论,再从理论到实践。”魏承毓坚信实践是检验真理的唯一标准,只有经得起实践检验和时间考验的理论才是正确的理论。就这样,魏承毓边做边学,最终使他对霍乱有了全面的认知,同时也对流行病学与公共卫生的内涵有了更深刻的认识。

至今,魏承毓始终参与国家有关霍乱防治策略与措施的制定,在推动刊物出版、组织学术交流及编写指导全国防治工作《霍乱防治手册》的每一版本中(1962~1999年),都发挥了积极作用,作出了重要贡献。他所发表的涉及霍乱与其他腹泻病的文章中,均以紧密结合实际为着眼点,如《我国霍乱传染的流行近况和防治问题》《从拉丁美洲霍乱大流行分析我国对该病的防治研究》《我国霍乱传染源“ 冰山现象”初探》《我国腹泻病防治研究的现状与前景》等,都是针对实际问题进行调查研究并经实践验证后总结而成。

教学:“给学生讲1 小时课,自己要有5 小时准备”

在北京大学医学部从教几十年,魏承毓对教学的看重、对学生的牵挂从未随岁月流逝而消褪一丝一毫。“ 给学生讲1 小时课,自己要有5 小时准备。”这是魏承毓在一次学校组织的交流活动上,对年轻教师讲的教学体会。他说细节决定成败,教师的一言一行都会对学生产生难以估量的影响。因此,当老师的一定要谨言慎行,敢于承认错误,虚心向学生学习,真正做到教学相长。

“ 我这一生总结起来有两件事自己觉得可以聊以自慰,一是参加了新中国首次霍乱防治工作和流行病学调查,第二个就是教学。”从1954 年起留校当助教,一直到退休,魏承毓都在用心地培养学生。他经常在讲课的时候,把工作中实践的经验、体会穿插在课堂上讲,取得了非常好的教学效果,这是他感到自豪的一件事。

如今,魏承毓还有一个心愿,希望有生之年能够写一本关于霍乱的回忆录,里面有几十年来所总结的霍乱防治经验,但更多的是教训,书名他都已经想好了,就叫《新中国霍乱治理回忆录》。

21.5K

主管:国家卫生健康委员会主办:中华预防医学会

全媒体运营:《中国学术期刊(光盘版)》电子杂志社有限公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