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顶部
听我给你讲养生 52

世纪老人冰心的“长寿维生素”

来源:文/冯晓/ 保健时报 2018年1月2日

编者按:冰心先生生于1900 年,卒于1999 年,有“文坛老祖母”之称。她宁静淡然,笑看人生风雨;她宽厚慈爱,永葆率真童心,更印证了“仁者寿”这一千古名言。冰心老人的长寿之道告诉我们,坦坦荡荡的胸怀和淡定良好的情绪,才是一门真正的超级养生学问。

◎ 我确实没有特别的养生之道,就是性情豁达一点,从不跟人计较。

◎ 生死寻常事,从不可避免,但精神不可消灭,永远留存。

◎ 对我来说,保持健康的方法,不是讲营养、吃补药,而是一句话——“在微笑中写作”。

冰心是蜚声中外的现代女作家,她生于1900 年,享寿99 岁,被称为“ 世纪老人”。晚年,有人再三探问冰心长寿的奥秘,她回答说:“我确实没有特别的养生之道,就是性情豁达一点,从不跟人计较。生命的每一天都是新的,几十年前我说过,生命从80 岁开始。”冰心不仅在文坛上为我们创造了宝贵财富,在保持健康长寿方面,她的养生秘笈,也为我们提供了有益的借鉴。

心胸豁达享长寿

冰心的养生之道,首先在于精神的自我陶冶。她说:“心情舒畅可以说是我长寿的‘维生素’。”冰心一生坎坷,但她心胸豁达,处变不惊。1929 年6 月,冰心阑尾炎发作,在北京协和医院做手术。她安然写道:“这病乃是专以抛撇一切,游泛于自然海中而治疗的。”1958 年冰心的丈夫被错划为“右派”;“文革”时期,冰心一家8 口人被分送到8 个地方,住在“牛棚”中,她仍能泰然处之,并在文章中平静地写道:“这就是我们的晚年,在精神和物质方面,都没有感到丝毫的不足。”后来她又被发配到湖北咸宁劳动改造;再以后,当她调到沙洋医院与老伴在一起时,她感叹:“十分喜幸,快慰!”就像梁启超给她写的那副对联:世事沧桑心事定,胸中海岳梦中飞。这种随遇而安的度量,为她的健康长寿打下了坚实的基础。

冰心为教育事业多次捐款,对待世态炎凉,始终坚持“两轻”:一轻财利,二轻名誉。冰心晚年对生死淡然处之,对于死有一种无畏的达观和潇洒的幽默。她说:“生死寻常事,从不可避免,但精神不可消灭,永远留存。”

冰心的长寿,除了她与世无争、知足常乐的心态外,还有乐于助人的品质。有很多素不相识的作者,喜欢把作品寄给她修改或推荐。她总是认真对待,积极推荐。不但如此,她还有意关注新人,把从报纸、杂志上看到的好文章推荐给同道或朋友欣赏。

饮食有节,不偏不挑

冰心在晚年给自己立了一条“ 规矩”——饮食有节,不偏食,不挑食。她的早餐喝牛奶或咖啡,吃一个鸡蛋;中晚餐有荤有素,以素为主,比较爱吃豆腐、白菜、冬瓜等,但从来不会偏爱某一种。每天她还喝点蜂蜜水,吃点西洋参。晚年,有记者见老人鹤发童颜,神清气爽,就问她:“如此健康,且智力不衰,究竟有什么养生之道?”她说:“我不讲究,荤素都吃,但不吃肥肉。”

祖籍福建长乐的冰心还爱喝茉莉花茶。她89 岁时,在《我家的茶事》一文中写道:“茉莉花茶不但具有茶特有的清香,还带有馥郁的茉莉花香。”之所以偏爱茉莉花茶,一方面,茉莉花茶是福建的名产,而冰心的家乡长乐是茉莉花的主要产地;另一方面,冰心后居北京,而北京人好饮花茶。

此外,冰心对于自己的身体健康严格遵守三个字——“遵医嘱”。对于身体疾病,或者出现不舒服,严格遵守医生的嘱咐,做到有病不乱投医。

童心未泯,宽厚慈爱

冰心在一首散文诗中说道:“发现童心,赞美童心,自己也就‘还童’了,故有益延年。”她把毕生心血倾注于儿童文学创作中。她说:“我选定了自己的工作,就是愿为创作儿童文学而努力。我素来喜欢小孩子,喜欢描写光明的事物,喜欢使用明朗清新的文句。”她一生与儿童为伍,常留童心,常存童趣,这是冰心老人健康长寿的重要精神因素。何为童心?童心是人们真实情感的流露,是人性,是真心实意。保持童心,就是要返璞归真,回归自然;而不要矫揉造作,不能虚情假意。正因为她童心未泯,所以她爱一切小生命。

冰心特别喜欢养猫,她的家中养着一只波斯猫,一身如雪的白毛,蓬松柔软,动作轻捷灵敏。当它在冰心老人面前得宠撒娇时,常逗得冰心开怀大笑。冰心家里来访者颇多,多半要同冰心合影留念,有趣的是猫儿也喜欢照相,每当它看到有人拿起相机的时候,就会跳到桌上抢镜头。所以冰心晚年的不少照片里,都有可爱的猫儿相随相伴的倩影。她还喜欢鲜花,尤其喜爱玫瑰花,家中总有鲜艳的玫瑰花插在花瓶中。养猫、养花让她怡然自得,心境开阔不少。

家中永远充满爱

冰心的健康长寿,也得益于家庭和睦。冰心的父母伉俪情深,相濡以沫。在他们这个小家庭里总是充满着温暖和谐的气氛。冰心就是这样沐浴在父爱、母爱的海洋里。这份丰富的感情养料,不仅灌溉了她童年时代的心田,也滋润了她的一生。

成人后,她同社会学家吴文藻先生结了婚。夫妻相知甚深,感情甚笃,不管是身处顺境,还是困居逆境,夫妇俩同甘共苦,风雨同舟。20世纪70 年代初,他们夫妇共同承担了翻译巨著《世界史纲》的任务,洋洋数百万字的译稿,是他俩在斗室中互相切磋、字斟句酌地翻译出来的。

进入晚年,冰心的家也是充满爱的家。平日里,和冰心生活在一起的是二女儿吴青和女婿陈恕。其他儿女和孙子、外孙都住在外面各自的家里。几十年来,每到星期天,冰心家里来自四面八方的儿孙济济一堂。这时候,也是冰心最开心、最欢乐的日子。住院后,她的三个儿女及外孙、孙女始终坚持轮班去医院陪伴她,有时给她讲外面的新鲜事,说点笑话;有时给她读报纸上的新闻;还给她梳头、洗澡、料理日常生活。这使冰心在医院里也同样感受到了家庭的温馨。

在微笑中写作

冰心最后还是把养生“归功于”自己的写作。“对我来说,保持健康的方法,不是讲营养、吃补药,而是一句话——‘在微笑中写作’。”笔耕不辍,让她的身心都处于和谐、进取的状态中。

冰心一生都是很勤奋的。她4 岁时已跟母亲认了不少字,6 岁时就自己看起书来。抗战前,她出版了《冰心诗集》、《冰心散文集》等十数种著作。抗战胜利后,她往返于北京大学和日本东京大学任教,出版了大量翻译著作、学术著作和文学作品。新中国成立后,她一方面坚持文学作品,一方面又担任着大量的社会工作,出版了《樱花赞》、《再寄小读者》、《三寄小读者》、《小桔灯》等作品。冰心靠勤奋取得了这些成就,使她的生命永远充满着生机。

1980 年,冰心患了偏瘫,但稍能活动她便坚持下地走路,有时一天只能写几十个字,但每天坚持,从每天写50 个字,练到每天能写400 字。她在进入85 岁高龄以后,仍然耳聪目明,思维敏捷,不断有新作问世。

21.5K

主管:国家卫生健康委员会主办:中华预防医学会

全媒体运营:《中国学术期刊(光盘版)》电子杂志社有限公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