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顶部

精神分裂离我们有多远

来源:北京回龙观医院 谭淑萍 肖春玲/ 保健时报 2016年4月21日

科学巨匠爱因斯坦有两个儿子,其中一个就是精神分裂症患者,这并没有影响另外一个成为出色的工程师。当然,如果父母共患精神分裂症,子女患病的概率会显著上升。我国尚缺少大规模的调查统计。北京回龙观医院是市属三级甲等精神专科医院,从回龙观医院精神医学研究中心获取的参与过研究的351 名患者的数据表明,大约只有1/3 的精神分裂症患者三代以内有精神分裂症家族史。受到样本量的影响,这个数据的代表性还需要更大规模数据的验证。然而,这个数据至少提示我们,精神分裂症的遗传程度没有我们想象的高;同时提示我们,即便没有精神分裂症的家族史,我们也未必能够对精神分裂症免疫。

因为不了解,人们常常把精神分裂症和暴力行为联系在一起。其实和伤害公众相比,精神分裂症患者更可能伤害自己,比如因幻听听到某种声音让自己伤害自己,或者因为对疾病的绝望而选择自杀。此外,和人们预期的常常不同,许多精神分裂症患者面对社会表现出退缩的行为,比如整天待在家里不出门。

虽然病因尚不明确,但是精神分裂症并不是什么不治之症。目前治疗强调“三早”,即早发现、早治疗、早预防,主要目标是减少临床症状和预防疾病复发。随着精神药理学的进步以及心理治疗、社区心理康复运动的发展,治疗目标已经扩展至改善患者功能使之可正常生活。对于大多数患者而言,疾病本身给他们带来了痛苦,然而更多的痛苦是人们对于疾病的歧视。不少患者和家属为了避免歧视或病耻感,小心翼翼地隐瞒着自己或者家人的病史或者病情,甚至患者的配偶也未必清楚。

精神疾病和身体疾病一样,没有人愿意患病。这些患者中可能有你的伴侣、你的孩子、你的邻居、你的朋友或者你的同事。对弱者的态度是人类文明的试金石。每一个个体都是独特的,生命的存在本身就是一种价值,而宽容、关爱和积极的帮助是无价的。

21.5K

主管:国家卫生健康委员会主办:中华预防医学会

全媒体运营:《中国学术期刊(光盘版)》电子杂志社有限公司